Free Article

音乐 NFT 会迎来他们的 PFP 时刻吗?

SeeDAO
December 13, 2021

太长不看版:2021 年,新的生成音乐 NFT 项目纷纷推出,引发了人们对传统行业的名人、创意、粉丝参与和知识产权等观念的重新思考。但是,由于技术、法律和文化等各方面原因,相对于大受欢迎的生成视觉类项目,音乐类项目的消费者需求或财务优势尚未得到体现。

Water & Music 社区在过去两个月完成了《音乐和 Web3 领域现状》系列研究报告,报告一共包含五个部分,这是第一部分。 我们在文末列出了为我们研究生成音乐 NFT 问题提供线索的贡献者(按角色排序)。想了解我们报告的最新情况和我们的贡献者完整名单,请访问 stream.waterandmusic.com


正如 Marshall McLuhan 所说「媒介即信息」,这也许是媒体和技术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主题之一。也就是说,人们表达自己的方式——以及反过来,其他人感知这种表达的方式——是由表达媒介所塑造的。

无论好坏,这种动态在过去主流音乐行业发展的每一步骤中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为什么即使在流媒体时代,商业发行的专辑通常仍然持续 40 至 50 分钟,一个重要原因是,一张 12 英寸 33 转的黑胶唱片每面可以容纳约 22 分钟的音乐,总共约 45 分钟。同样的,词曲作者现在经常 调整他们的歌曲结构,以符合 Spotify 的播放列表算法。例如将歌曲的 hook(歌曲中最勾人的那部分)往前移,减少被算法跳过的机会,以免在 Spotify 播放列表排序中落在后面。最近,像 TikTok 这样的短视频应用的病毒式传播能力进一步巩固了行业中的这种心态,使 15 秒耳虫成为了音乐创作的主要单元。在所有这些案例中,发行渠道对创作计划都有直接影响。

如果媒介即信息确实是真的,那么 Web3 的独特音乐语言是什么?换句话说,区块链技术独特地鼓励和促成了哪些类型的创作过程?我们可以从加密版的 15 秒 hook 中期待什么?

今天 Web3 原生创意的最显眼的例子可能都来自视觉世界。从 2017 年的 CryptoKittiesCryptoPunks 到 2021 年的 Bored Ape Yacht Club 和 SquiggleDAO,这些经济上获得了巨大成功的 NFT 项目,都源自一个共同的创意模板——使用代码生成数百数千件独特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都有一个基本视觉特征和不同程度的稀有性,可以在链上验证和货币化。在社交网络上,人们一般称这些项目为「PFP」(「picture for proof」图片证明,或「profile picture」个人资料图片),因为在社交媒体上使用这些 NFT,可以表明自己属于某个特定的、独特的收藏者群体。这些项目通常是生成的,即依靠代码(链上或链下)在短时间内创建大量的视觉数字资产,而不是由特定的艺术家去手工制作每个数字资产。

缓慢但确定的是,我们看到音乐家们也有类似心态,利用 Web3 来进行大规模、分布式的音乐和音频创作实验。Water & Music 社区已经确定了今年推出的近 30 个以音乐为主题的生成 / PFP NFT 项目——从 Holly Herndon 的开创性的 Holly+ 语音合成项目;到一次性生成视听 NFT 集合,如 Invocation(Telefon Tel Aviv x EFFIXX)和 Rituals(Justin Boreta x Aaron Penne);到更标准的 PFP 类型项目,如 6ix9ine 的 TROLLz 和 Trippie Redd 的 Trippie Headz。(Water & Music 会员可以前往音乐 / 加密数据看板 ,在其中一个全新的、会员专享的标签中访问生成 / PFP音乐项目的完整列表。)

这些生成 / PFP 音乐项目之所以特别令人兴奋,不仅在于它们推动了粉丝圈和创造力的相互交织,将以前围绕众包创意和分布式品牌资产的边缘或小众想法带到大众面前,还因为 Web3 具有一种潜力——促使这些创意项目找到动态的、创新的和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否则它们无法在经济上持续。

也就是说,现实情况是,生成 / PFP 音乐 NFT 系列所带来的社会价值和财务价值,还未达到与它们的视觉同行一样的持续成功的水平。这说出来可能让人惊讶:音乐已经以其他方式(主要是通过一次性 NFT 发行)从 Web3 浪潮中 直接受益,而且音乐在现代表达中越来越视觉化,不再是一种固有的文化和社会艺术形式。

我们想在本文中探讨的核心问题,不仅是 Web3 原生音乐 PFP 项目在今年迄今为止的发展趋势,还包括将这些项目扩展到大众层面所面临的挑战。通过我们市场调查和对生成音乐 NFT 项目的几位创始人的采访,我们发现要缩小这个市场差距,绝非将视觉世界的常规操作复制粘贴到音乐世界那么简单。事实上,这可能需要对整个传统音乐行业关于名人、知识产权和粉丝参与度等等概念进行重新思考。虽然实现生成 / PFP 音乐 NFT 的所有技术都已具备,但社会、文化和法律基础可以说还不存在。虽然实现生成 / PFP 音乐 NFT 的所有技术都已具备,但社会、文化和法律基础可以说还不存在。

我们将依次阐述以下问题来探讨这一论点:

  • 关于生成音乐创作的更多历史背景,为什么它对音乐很重要,为什么生成音乐艺术家采用 Web3 有意义。
  • 分析生成 / PFP 音乐 NFT 项目在技术上的合理性——具体而言,Bored Ape 和 CryptoPunks 等视觉 PFP 项目中使用的某些策略在音乐集合上的表现如何。
  • 深入研究生成音乐 NFT 项目所面临的社会、文化和法律挑战,以及这些挑战为艺术家提供的独特实验机会。

创作背景:作为「园丁」的生成音乐作曲家

著名艺术家和制作人 Brian Eno 在 20 世纪 90 年代创造了「生成音乐」一词,以描述一种基于系统的音乐创作范式,即作曲家建立某种自动机(即预编程的自操作系统),自行生成音乐,而不是人类自己直接用声音来创作一个离散的作品。Eno 从当时的当代科学思想中汲取灵感,包括 控制论、非线性系统理论和 混沌理论——其中关键的共识是,即使最简单的系统也能产生复杂的行为。一套规则如果调整得恰到好处,可以有深远且不可预见的创造潜力。

受这些思想的启发,Eno 在 1970 年代初报告了他思想上的根本性转变,他对音乐作曲家的理解,从「建筑师」变成了「园丁」。正如他在 2011 年的一次访谈 中所分享的,这是「关于作曲家的观念的转变:从站在流程顶端并精确规定它如何进行的人,变成站在流程底部,精心选种,精心培育,并希望它们长成某种东西的人。」换句话说,这种新范式下,作曲家的工作仅仅是为创作提供素材,而不是提供成品,甚至没有一套明确的指示。

重要的是,生成音乐不一定要使用计算机。Eno 的突破性环境音乐专辑 *Discreet Music *使用异步磁带循环让预录材料创造出无穷无尽的新奇组合;Steve Reich 在 It’s Gonna Rain 中使用类似的手段,效果惊人。但计算机显然是设计生成自动机的理想媒介,正如任何程序员会告诉你的那样,编程的成果都是关于 抽象 的,而通过创造一个能创作音乐的系统来创作音乐,只是更高一层的抽象而已。最近,像 EndelBoomi 和 Jean-Michel Jarre 的 EōN应用程序试图将这些计算机化的生成和适应性的音乐体验带给更多的主流粉丝,在这个过程中经常能 筹集到数百万美元 的风险资本资金。

在 Web3 社区,「生成」一词被广泛地应用于艺术项目,它们普遍使用代码在区块链上制作出大量独特对象。最简单的「生成」区块链艺术作品形式可能是 PFP-forward,它将不同的特征混合并匹配到一个卡通头像上,如 BAYC。但在这些情况下,算法只是简单地编译了有限的预制元素组合,这无法满足 Eno 这些艺术家最初对「生成」的定义。而另一方面,像 deafbeef 和 Tyler Hobbs 的 *Fidenzas *这样的作品集,作品和创造作品的代码都被视为惊人的艺术创作。

要让更多主流受众更容易理解和接受创造性的生成音乐,仍是一个挑战。首先,即使是链上的创意代码,也经常由链下代码库(例如用于 Audioglyphs 和 Art Blocks 的 p5.js)通过浏览器呈现。而与乐迷习惯于消费的高质量工作室作品相比,这些库的音频输出听起来仍然很粗糙,就别想着让人为此付费了。

尽管如此,在区块链和 NFT 背景下,只要收藏家想要更多独特的作品,而创作者没时间手工制作,生成创作就将继续填补其市场空白。在这方面,它可能类似于其他廉价的制造方法——只不过它超越了大规模生产,甚至生成算法本身就被视为艺术。

作为生成音乐体验之上的潜在分发层,Web3 之所以特别引人注目,是因为它可以使具体的音乐输出和其背后的公式都具有可收藏性——因为在大多数这些项目中,底层生成逻辑 / 脚本 和最终结果都存储在链上。 这与大多数生成性 NFT 项目的主要收藏动机相吻合。如果某个链上艺术作品带有渲染它所需的代码,那么感觉上而言它就能更持久。


生成音乐 NFT 的基本机制:稀有度、盲盒铸币和烧毁

在某些生成音乐 NFT 项目中,如果目标是重现视觉类型项目在财务上的成功,我们就来分析一下,视觉 PFP 项目的哪些特征和元素可以被很好地沿用到音乐项目中。

在技术层面上,这种沿用有很多是合理的,而且已经在做了。例如,视觉 PFP 项目中的一个共同要素是为不同的视觉或角色元素(如服装、头发颜色)分配一个相对的稀有度,这些元素可能被纳入最终的艺术作品。稀有度是加密货币爱好者相互比较、并给其 NFT 定价的关键因素,甚至有一个小型产业围绕着加密货币品牌,帮助其 NFT 系列生成 稀有度表。许多生成音乐 NFT 项目,如 SoundArts(上图)已经实现了基于稀有度的方法,即开发人员为每个合并音轨(stem)分配一个稀有度等级,以展示该音乐 NFT 集合的生成创作过程。

许多生成音乐 NFT 项目从视觉世界沿用下来的另一个机制是盲盒铸币,即收藏者初次购买 NFT 时,并不知道他们将要得到的 NFT 的确切特征组合或稀有度。例如,艺术家 Julian Mudd 的 Muddy collection 允许收藏者围绕他的歌曲「Growing Pains」铸造总共 1 千个生成 NFT,每个 NFT 都有围绕歌曲的人声、和弦、填充物、低音和打击乐器组成的 1 万种可能性,收藏者在购买后才能知道全部细节,确定到底是哪一种独特的衍生组合方式。(「Growing Pains」的静态原始版本可在 Spotify 和其他流媒体上找到。)

通常情况下,盲盒铸币项目在所有 NFT 铸成后或铸币期结束后(看哪个状态先发生),会触发对基本稀有度信息的「披露」。根据这个设计,盲盒铸币的过程,与购买视频游戏中的战利品盒、或现实生活中的彩票非常相似。

「我认为,在铸币时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有一种奇怪的兴奋感。这种感觉——我们以同样的价格铸币,但我抽到的东西可能更值钱——挖掘出了我们喜欢赌博的心理机制。」Patrick Price(又名 Patty G)在采访中说道。他是即将推出的项目 3Q Collectibles 的创始人,该项目与制作人合作,这些制作人制作出基础的合并音轨,为内置了稀有度排名的生成音频 NFT 创造了基础。

在生成音乐 NFT 领域,我们开始看到第三个机制的出现:让收藏者有能力烧毁通证(即从供应中完全地、不可逆地销毁它们),以减少原始资产的数量,为「创世」藏品创造额外的稀缺性。作为一个行为艺术作品,数字艺术家 Pak 推出了一个专门的网站 burn.art,任何收藏家都可以烧掉他们拥有的任何 NFT,以换取通证 $ASH,然后可以使用这些 $ASH 进一步换取 Pak 自己收藏的 NFT。

音乐领域的旗舰生成 NFT 项目 EulerBeats 这样设计空投: 27 张一对一的创世 「LP」。根据项目的 服务条款,每张创世 LP 有 120 份拷贝(或「印刷品」),按粘合曲线销售(即每次销售自动提高价格),印刷品销售的 8% 归创世 LP 持有人,2% 归 EulerBeats,其余 90% 归燃烧储备库。进一步的游戏化架构设计为 NFT 所有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烧毁原始印刷品,以换取该印刷品 90% 的当前价值。


社会、文化和法律挑战

对于生成/PFP 音乐 NFT 项目来说,虽然上述策略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该范式在社会、文化和法律上是否可以大规模地设想,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评估生成 / PFP 音乐 NFT 藏品的潜在市场,不仅要从金融方面,还要从哲学方面着手:为什么人们从最开始就喜欢聆听并分享音乐?作为一种与生俱来的社会艺术形式,音乐可以说是越分享越有价值——所以,人们必然地想拥有一首独特音乐吗,还是他们都想分享和体验同一首音乐?当你似乎可以通过按一个按钮就能大规模生产多种不同版本的音乐时(即使艺术家可能在幕后付出了更多努力来建立这个系统),歌迷与音乐的关系是否会改变?传统的自上而下的名人品牌概念——粉丝们追随艺术家,因为他们拥有无法复制的独特个性和声音——如何巧妙地映射到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上?

缺乏社会效用

一般来说,生成 / PFP 项目最强大的心理吸引力之一,是能够将收藏者聚集在某种伞状社区之下。SoundArts 创始人 Paris Blohm 在采访中告诉我们:「生成 PFP 是兼具共同性和独特性的完美例子。」以 BAYC 为例,SoundArts 的创始成员 Brian Nguyen 补充说:「我们都是 Apes,但我们在这个社区中又有自己的身份。」

在我们的数据库中,许多生成音乐 NFT 项目都倾向于将 NFT 所有权看作类似的内在社区元素,作为访问和治理其特定的 DAO 的途径(Holly+Mudd DAOBeetsDAO 和 BleepsDAO 是几个重要案例)。「我们看到通过生成 NFT 建立一种新的粉丝俱乐部的可能性,NFT 持有者可以收到艺术家将来的空投,看他们的演出,」实验音乐 / 艺术结构 So Lab XSound Obsessed 和 IN X SPACE 的联合创始人 Kalam Ali 在一次采访中告诉我们,「艺术家或乐队发行大规模 NFT 系列,然后根据粉丝们拥有的 NFT 来聚集粉丝群,这是一种新的形式。我们能看到这种形式的创意,同时还有不错的财务潜力,例如在元宇宙活动中使用生成 NFT 来代替商品甚至门票。」

也就是说,这些社区体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 Web3 原生艺术家和收藏家建立的,同时也为他们自己服务。由于各种文化和技术原因,生成 / PFP 音乐 NFT 的主流社会效用仍然远远低于其对应的视觉项目。

首先,音乐在本质上比视觉艺术更难浏览。在听一首歌的过程中,一个歌迷或收藏者不仅可以浏览数以百计的视觉 PFP,还能迅速地分析这些视觉资产在同一收藏集中的稀有性和独特性。相比之下,至少对于日常消费者来说,评估一个特定音频文件的稀有性(例如推断不同音源之间的轻微变化)可能没有那么直观。

此外,围绕视觉生成 / PFP NFT 的文化,有很大一部分是能够在 Twitter、Discord 和其他社交平台上用作展示自我的个人头像,特别是像 BAYC 和 CryptoPunks 这种人类或类人角色设计的 NFT。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主流社交平台并不支持音乐或音频作为 PFP。

这些局限性也引出这样的提问:生成音乐 NFT 的持有者认同的到底是哪一部分:音频?视觉?后续的 DAO ?或者,也许是项目背后的艺术家本人?给生成 / PFP 音乐 NFT 设置一个人形视觉层,可能是将项目推向更广泛受众的一个潜在方案,对普通粉丝来说,这样会显得更有「亲和力」,尤其是对那些已经熟悉 BAYC 的人。例如,交互式、生成音乐 NFT 项目 WarpSound(上图)通过一个虚拟的、人类或类人的 DJ 群体来表现、输出音乐。而大多数其他类似项目,视觉层输出只是一些抽象艺术。

缺乏法律追索权

如果没有拥抱「Remix」文化(译者注:Remix 是音乐行业专有名词,经过对原版的重新混音、编写歌词等形式,形成另一种版本。此处用来比喻视觉 PFP 项目的版权方面的「Remix」),视觉 PFP 世界就很难像今天这样成功——即至少给予 NFT 所有者一些商业权利,使其通证商业化。BAYC 社区是这种动态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所有者对他们拥有的任何 NFT 拥有完全的商业权利。如今,你可以在 T恤衫、咖啡杯、帽子、连环画和无数其他产品上找到 APE,更别说在 环球音乐集团旗下的全新超级组合 中了。这种对衍生 IP 的开放性帮助 BAYC 成为了有史以来经济上最成功的 NFT 项目之一。

(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的 PFP 项目都持这种心态。例如,CryptoPunks 的创建者 保留 从项目中商业化获利的唯一权利,而 CryptoKitty 的所有者每年只能从他们自己的艺术作品的商业化版本中赚取 10 万美元的销售额。但即使是这样权利的执行也并不严格,更局限的项目往往无法在更广泛的社区中产生更多收入。似乎大多数 PFP 项目已经认定,品牌扩张和知名度比保护 IP 更重要)。

关于音乐 NFT 对衍生作品的开放性方法,有一些早期的、小规模的概念证明。例如,Async 平台使收藏者能够拥有 NFT,代表在任何给定时间里改变歌曲最终母版中的特定合并音轨的权利,然后购买这些合并音轨的不同组合的 NFT 「印刷品」(类似于前面描述的 EulerBeats 的创世与印刷模式)。像 Audioglyphs 和 EulerBeats 这样的项目也给予原始 NFT 持有者相关歌曲的商业权利,只要他们持有原始通证。

不过,这样的条款通常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信任,或建立在社区中的收藏者都不是坏人的内在假设上。实际执行中,知识产权利用权和通证所有权之间的联系是相当松散的,哪怕这种联系真的在被执行。由于这个原因,将围绕生成音乐 NFT 的衍生货币化模式扩展到主流音乐文化的水平,将是一个巨大的法律挑战,尤其是希望以一种与传统音乐版权持有者相融合的方式实现。

事实上,即使在考虑 Web3 和 NFT 之前,围绕生成音乐创作的法律问题,说是 一团乱麻 一点不过分。在大多数国家,没有法律标准可以确切说明,在包含 AI 创作或制作过程中的歌曲,究竟应该归功于谁,是过程中用到的软件?原始并轨或源素材的人类制作者?还是两者的某种组合?到底谁才是「合法」的版权所有者?具体到生成音乐 NFT,通证只会放大而不是消除音乐产业中根深蒂固的法律复杂性——鉴于 PFP 项目在一般情况下可以自由地从对方那里获取知识产权而没有法律追索权,这种趋势也许被 Web3 社区强烈的反版权精神所忽视了。


结论:创造力作为自身的(经济)奖励

创世纪 - HOLLY+ 说话模式 1 / 创世纪 - HOLLY+ 原唱模式 1
创世纪 – HOLLY+ 说话模式 1 / 创世纪 – HOLLY+ 原唱模式 1

归根结底,由于各种原因,围绕生成音乐 NFT 的消费者 / 粉丝的需求——以及经济模型和价值——尚未得到证实。然而,至少就目前而言,大部分音乐 / Web3 生态系统都在关注以艺术家的福祉为核心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局限性也成为了抵御投机的挡箭牌。

像 BAYC 和 CryptoPunks 这样的视觉 PFP 项目之所以成功,不仅是因为它们建立了共享社区和身份意识,还因为它们已成为了具有一定金融效用的可交易资产。在某些情况下,这导致了数字艺术市场的高度投机性。但是,音乐的固有特点和它在社会中发挥的功能,可以说使它不太可能遵循同样的投机路线。

因此,作为结束语,现在是思考什么样的新型商业模式可以支撑起下一波生成音乐 NFT 的爆发,同时,又不仅仅是基于金融投机的预期。

对于这个生态系统中的艺术家(长期来说,也许是 Web3 中的任何艺术家)而言,「炒作」 NFT 可能是一种错误的模式。相反,生成音乐 NFT 项目可以更多地专注于建立长期模型,为原创艺术家赚取被动收入,同时也授权收藏家围绕通证建立自己的业务和创意作品。Holly+ 已经在他们的 Zora 上的自有拍卖行 采用这种方法(上面的截图),任何人都可以提交使用 Holly+ 语音模型制作的艺术品,以便可能被纳入 Holly+ DAO 平台上的 1 / 1 NFT 集合。这些众包的 NFT 的销售利润的 50% 将与贡献艺术家分成,40% 归 Holly+ DAO 金库以资助新工具,10% 归 Holly Herndon,作为使用她的数字肖像的补偿。

将生成音乐 NFT 项目提供给艺术家和音乐产业,而不仅仅是歌迷,也许是一个潜在的有趣的金融机会,可以将基本的创作过程与任何离散的创作产出一起通证化。Ali 说,「我们有兴趣研究,如何使用 NFT 和通证,来实现生成音乐工作流程、模板和数据集的通证化」,他提到了用于聚合生成艺术模型的开源、链下资源,如以 Pollinations.Ai 作为灵感。「你可以使用通证来访问某些艺术数据集,或者你可以购买艺术家的 NFT 来获得用于生成该艺术作品的创意软件的许可。

这种货币化模型让人回想起 Eno 将作曲家视为自下而上的园丁(相对的是将作曲家视为自上而下的建筑师)的概念,以及这种区别如何将 Web3 艺术重新定义——不仅提供完成的创意产品,同时为 NFT 收藏家和其他艺术家提供种子,使他们可以创作,并通过衍生作品获利。

「我们认为这是 NFT 格式推动艺术向前发展的方式,就像录音技术的发展创造了录音艺术家的概念,音乐的实际录制与音乐的音符或歌词一样,都是艺术。」Synthopia(一个由 Gramatik、Luxas 和 Audioglyphs 平台发起的生成音乐 NFT 项目)背后的团队在一份声明中这样告诉我们,「如果 NFT 使生成音乐的经济性发挥作用,我们认为它也能产生同样的影响性。」

站在艺术家的角度,长远来看,这可能是 Web3 在音乐行业的终极解锁——不仅要考虑短期的金融机会,还要考虑区块链和去中心化为整个艺术创作开辟的更深层次、更前沿的领域,对于这些领域来说,任何金融方面的好处都只是锦上添花。

本文免费供所有公众阅读和分享。 要查看我们编辑的今年启动的近 30 个生成音乐 NFT 项目的完整列表,你可以浏览我们会员专享的 音乐加密数据看板 中的「生成 / PFP 音乐项目」。


贡献者

Cherie Hu (A, B, C, D)
Yung Spielburg (A, B, C, D)
Elliot Cole (B, D)
Andres Botero (B, D)
Jillian Jones (B)
Jonathan Larson (D)
Levi Downey (D)
Ana Carolina Laurindo (E)
Kalam Ali (F)
Patrick Price (F)
Jeff Nicholas (F)
Brady Keehn a.k.a. Panther Modern (F)

(A)研究项目负责人
(B)作家/编辑
(C)采访者
(D)数据/项目策划者
(E)可视化
(F)成员采访来源